<br>第零章 序章<br><br><br><br>明朝末年,北方天災人禍,兵戈四起,江南也變得動盪不止,各路妖魔鬼怪<br><br>為禍人間。<br><br><br><br>一個普通的小縣城,已經淪為了粉紅地獄!<br><br><br><br>臉色青黑、目光呆滯的衛兵和衙役們封鎖了城門,挨家挨戶地將男丁拖出去,<br><br>只留下家中哭聲震天。<br><br><br><br>縣衙的牢房裡已經關滿臉全縣的十二歲以上的男子(古語男子十二即成丁),<br><br>不時被提走,卻再也沒回來過。恐懼,籠罩在全城。<br><br><br><br>而在縣令的家中,卻是另一幅淫靡的場景。<br><br><br><br>只見臥室內彌漫著一股腥甜的香氣,一妖豔妙齡女子,依稀看出是幾天前縣<br><br>令新納的小妾模樣,卻又更加凸凹有致、風情萬種,斜靠在江南特有的拔步床上,<br><br>一身粉紅薄紗包裹著玲瓏剔透的嬌軀,半遮半掩,卻比一絲不掛更顯誘惑。床邊<br><br>站著的四個只有十二三歲的赤裸少年已經看呆,本來畏畏縮縮的面孔已經被情欲<br><br>取代,急促的呼吸聲中,一個個未經人事的白嫩陽具已然翹起。<br><br><br><br>「呵呵,小弟弟們,莫要害羞啊,奴家又不是吃人的妖精,還不快來與我同<br><br>登極樂?」女子玉手輕掩朱唇,鶯聲騷浪入耳,惹得這幾個童子雞不由得面紅耳<br><br>赤,胯下卻是更硬了,還沒曾見過世面的玉莖仿佛要炸開一般。<br><br><br><br>「唉,少年郎,想必是難受的緊,卻又不知何為人倫大事吧。罷了罷了,還<br><br>是奴家自己來吧,魯莽之處,還請見諒。」女子似乎很享受這種逗弄男童的感覺,<br><br>輕擺柳腰,除去薄紗,搖曳生姿地走下床,將四個緊張的少年牽上床,身前身後<br><br>各一個,兩側各站著一個。被四位童貞少年同時包圍的豔女只覺得情欲勃發,宛<br><br>如仙境一般。<br><br><br><br>活色活香的畫面,腥甜淫靡的氣息,已經充斥著四個男孩的大腦,讓他們無<br><br>力思考,仿佛全身的精華、煩惱全部集中在下體,只想著發洩個痛快,卻是不知<br><br>如何做,只能任由擺佈。<br><br><br><br>卻見這妖女玉腿橫陳,與少年肌膚相貼,被酥胸裸背摩擦滑蹭,體香撲鼻,<br><br>更覺血液潮湧,心亂如麻,玉莖端頭竟紛紛溢出先走汁。女子看準時機,猛送香<br><br>胯,身前的玉莖仿佛被一股吸力輕鬆納入牝戶,後面的少年也被妖女玉手一拽,<br><br>將陽具伸入菊門。兩隻嬌嫩隱根,就這樣雙雙被包入洞中。兩隻包皮被這不知吸<br><br>取了多少精血的肉戶輕鬆剝開,隨後似乎都有無數小口,層巒疊嶂,讓他們忍不<br><br>住前後抽送,爽的少年們差點泄了出來,卻感到莖眼似乎被什麼堵上一般。妖女<br><br>與這兩少年相對而坐,胸腹互貼;美目睨視,只感到心曠神怡,不由得浪叫出聲:<br><br>「我的好郎君,親達達,真真是愛死你們這一身細皮嫩肉了。」<br><br><br><br>兩側的少年何曾見此淫靡情景,只覺得意亂情迷,發出輕微的喘息,卻又不<br><br>知如何是好。妖女剛剛剝了兩隻童子雞,只覺得內裡充盈滿滿,見兩位少年如此<br><br>情急,又掩口一笑:「是奴家怠慢了二位郎君,千萬莫要因此冷落了奴家啊!」<br><br>美目流轉間,一手握住一隻玉莖,兩個少年也順從地跟著站在妖狐的身體兩邊,<br><br>他們雙手放在屁股上,撐著腰,身體微微前挺,將各自的陽具挺立在妖女的眼前。<br><br>而妖女看著這兩具童貞的玉莖,更是興奮不已,輕輕撥開,放到唇邊親著,從嘴<br><br>裡吐出細長的舌頭挨個不住地舔吸。一陣陣酥麻的感覺電過,兩個少年覺得他們<br><br>裸露的身體已經完全屬於眼前這個妖豔女子了。<br><br><br><br>卻說這縣令家中的拔步床,還內置了兩面鏡子。女子美目一掃,只見的鏡中<br><br>自己前後各一少年抱著自己,汗流浹背,口中喘著粗氣,無師自通地開始用年幼<br><br>稚嫩的身體努力前送後抽,而自己白臀左顧右接,前吞後含;三人相疊,緊緊纏<br><br>繞。而自己兩側站著的少年則被自己玉手掌控住塵柄,不時用指尖緩緩刮著柄身,<br><br>輕攏慢撚之下不時面紅耳赤、嬌喘連連,細長靈活的舌頭不時從兩顆粉嫩的玉莖<br><br>頭滑過,在莖頭棱角一遍遍打轉,惹得少年身體一陣顫抖。<br><br><br><br>妖女還不時浪叫著:「——哎呀——喔喔——奴家要死了——好弟弟你們太<br><br>厲害了——受不了——哦——花心都快磨爛了——腸子也快攪爛了——喔——哼<br><br>——從來沒有過的爽快——從來沒有過的舒服——兩位小郎君——真美味——好<br><br>男人——噢喲——下面的兩個小祖宗——寶蛤被撐死了——再大點力——哇——<br><br>啊——呀——哼哼——你們四個都是年少有為——快點——我的親親小相公們—<br><br>—好樣的——哦——哦——爽到天上了——呵呵——哼哼——呀呀——唔唔——<br><br>哦哦——哦——啊呀——喔喲——」<br><br><br><br>半炷香的工夫後,妖女將食指輕輕滑向兩位站著的少年最隱秘的地方,尖利<br><br>的血紅指甲向菊戶猛地一戳,暗自運功,將一股妖氣從後面打入二人體內。兩個<br><br>童子今天同時被前後奪取了童貞,只覺得後庭一痛,仿佛一股力量衝破了自己體<br><br>內的閥門,直覺一股真元從腎臟沖向陽龜,大叫一聲,同時對著妖女騷浪的小嘴<br><br>兒,彪彪而出。<br><br><br><br>妖女一邊繼續扭動纖腰和身子前後的少年鏖戰,一邊將櫻桃小嘴張到最大,<br><br>依然無法接滿這美味的童子精。大股的白色陽精灑在了挺拔的酥胸上,慢慢的似<br><br>乎被皮膚吸收了一般,雪白的肌膚更顯嬌嫩了。<br><br><br><br>半盞茶的工夫過去了,兩位少年依然挺身噴射,可是本該面露惶恐的他們卻<br><br>面露癡笑,臉色慘白,身子似乎快要縮成了一具乾屍。原來那從菊門而上的妖力<br><br>已經貫穿軀體,把童子一身的精華不斷轉為陽精,噴湧而出。<br><br><br><br>正被豔女風流穴糾纏的欲仙欲死的少年睜開雙眼,看見這一駭人情景,嚇得<br><br>正欲尖叫逃走,卻被一雙看似粉嫩實則有力的大腿緊緊鎖住,接著剛剛吸幹了兩<br><br>名少男的妖女放開手中的兩具乾屍,一把摟住前面的少年,朱唇堵上了他的嘴巴,<br><br>上下三張嘴猛地一吸。兩位前插後抽的少年頓時感到之前堵住馬眼的東西瞬間消<br><br>失,一股強大的吸力鑽進了玉莖,從下而上貫穿了全身,又帶著全身的精髓奔湧<br><br>而出,不由得蹬直雙腳,胡亂踢著,口中喘著粗氣,身體不斷地顫抖、萎縮,接<br><br>著一陣抽搐,縮成了兩具乾屍。<br><br><br><br>妖女長舒一口氣,慵懶地走下床。一次性吸幹四個少男,讓她的妖力滋補很<br><br>多,也變得更加明豔照人。<br><br><br><br>「來人,清理乾淨。」兩個目光呆滯的男僕走了進來,輕鬆的拖走了四具幹<br><br>屍。<br><br><br><br>而被妖婦感染的其他女子,正在縣衙的各個地方,肆意地榨取著年紀更大一<br><br>些的男丁,只有這些十二三歲的少男被挑選出來,送給妖女采補。<br><br><br><br>大腹便便的中年縣令已經被侵蝕了大腦,呆坐在公堂上,下體被一條充滿邪<br><br>性腥臊的褻衣包裹著,狀若癡呆,依照妖女的命令繼續強征男丁供其淫樂。<br><br><br><br>妖女輕舒蛇腰,縱步躍上屋頂,環視縣衙四下,心滿意足:還是占了人類的<br><br>城池采補提升的快啊!還有這麼多可口的小男孩,新鮮的童子陽精。之前躲在深<br><br>山裡哪有這樣的速度。<br><br><br><br>然而,晴空突然降下一道霹靂,接著一聲大喝「妖人作祟!荼毒生靈!看我<br><br>金光道人今日除妖!」<br><br><br><br>一場大戰展開了……<br><br><br><br><br><br>第一章??誤闖野廟<br><br><br><br>五百年過去了,明朝滅了,大清亡了。現在已經沒有皇帝了。<br><br><br><br>郊外的荒山中,正在下著瓢潑大雨。幾個春遊露營的年輕大學生不得不躲進<br><br>一座荒廢已久的無名野廟。<br><br><br><br>倒落在地上的木門早已腐朽不堪,在他們踏上去的瞬間,碎成幾塊。而眾人<br><br>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倒下的門上,三道寫著奇怪符文的黃紙也徹底化作了灰燼。<br><br>而那一瞬間,周圍的鳥叫似乎一下子全部消失了。然而吵吵嚷嚷的年輕人們根本<br><br>沒注意到這種變化。<br><br><br><br>為了烤幹衣服,他們把半塌的泥塑神像打碎,把裡面填充的乾草拿出來作為<br><br>引火工具。<br><br><br><br>當打火機點燃起了乾草後,明亮的火光一下子把這三男兩女的身影映在了四<br><br>周的牆上。搖曳的火光似乎帶來了一點溫暖,可是沒人看到的是,倒塌的泥像底<br><br>座,一股黑氣似乎帶著點粉紅的腥味兒,猛地竄向房梁,盤旋幾圈,縮在了一角。<br><br><br><br>眾人對著火堆烤幹了衣服,吃著餅乾麵包,分著烤的半生不熟的火腿腸、烤<br><br>腸就著啤酒,唱唱笑笑,鬧騰了很久。<br><br><br><br>夜深了,兩個姑娘鑽進了自己的帳篷,三個男生滅掉了火堆,也鑽進了自己<br><br>的帳篷。隨著手電筒的燈光陸續熄滅,破廟中漸漸地陷入了沈寂。只能聽見屋外<br><br>雨滴滴落的滴答聲,越來越靜。<br><br><br><br>黑氣輕輕地盤旋而下,在破碎的泥像那裡轉了一圈,似乎發出了一聲輕蔑的<br><br>蕩笑,隨後鑽進了女生的帳篷,從那個漂亮女生的鼻子鑽了進去。<br><br><br><br>黑暗中,睡袋裡單薄的睡衣下青春稚嫩的身體,皮膚慢慢地變的粉紅。原來<br><br>穩定悠長的呼吸突然開始急促了起來。美麗的臉龐上,櫻唇微張,似乎要喊出什<br><br>麼聲音,卻又被堵住了嗓子,緊閉的雙眼眼皮突然不停跳動,彎彎的細眉緊蹙在<br><br>一起。整個身子在不規律地輕微抽搐。<br><br><br><br>三分鐘後,一切又恢復了平靜。<br><br><br><br>只是這個叫徐倩的姑娘,忽然睜開了雙眼,精光一閃,一股不同於之前清純<br><br>無暇的媚意仿佛穿透帳篷直沖屋頂,有被房頂擋下。<br><br><br><br>「哼,臭道士,封我五百年又如何?奪舍了這個小娘子,我可是知道了今天<br><br>已經沒你相信你們道士啦!沒想到這具身體還是個什麼綠茶婊,嘻嘻,就拿這屋<br><br>裡幾個人滋養我的妖靈吧!」<br><br><br><br>「哼哼,她的記憶裡,和這趟一起來的最近釣上的那個權貴子弟,什麼學生<br><br>會主席準備去外面野戰,也好,那就先從你下手了!」<br><br><br><br>「五百年了!以前在山洞裡把男人們抓起來養奶牛一般榨精的日子,好懷念<br><br>啊!這麼久沒有新鮮的陽精滋養了,真希望這貨不是個銀樣蠟槍頭,能讓我好好<br><br>爽一把!」<br><br><br><br>「這次,我一定要小心了!不能像以前那樣莽撞,把一個縣的男人全都吸幹<br><br>這種招搖的事情太容易招來注意力!我得好好謀劃,一點點恢復我的妖力和魅惑<br><br>力!」<br><br><br><br>夜色中,一具凹凸有致的身體緩緩鑽出帳篷,這破舊的野廟附近,鳥獸們忽<br><br>然不顧黑夜,驚慌失措地向周圍逃去!<br><br><br><br>脫去睡衣的徐倩,低頭看看自己,儘管只有B??的罩杯,但是白色蕾絲文胸<br><br>已經托著雙乳高高挺起。再往下是纖細的腰肢,輕輕扭動一下,絕美的曲線是那<br><br>樣的誘人。再往下則是同一套的白色蕾絲內褲,緊緊包裹著開發不久的圓潤臀部,<br><br>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吊帶白色絲襪把瘦削的腿部曲線展現的無可挑剔。<br><br><br><br>「哼哼,瘦了點,不過沒事,過了今晚,我就有足夠的精氣改造肉體了。」<br><br><br><br>暗自思忖後,徐倩輕輕走出女生帳篷,緩步走到男生帳篷前,拉開了拉鍊。<br><br>根據宿主的記憶辨認出她釣到的這個男友,輕輕地蹲下來,撫摸著他的臉。<br><br><br><br>原本就在裝睡等待的李智立馬睜開眼,沒想到之前勾搭上床沒多久的徐倩這<br><br>次這麼大膽,只穿著這麼性感的內衣就跑來了男生帳篷。只見朦朧的夜色下,佳<br><br>人長髮飄飄,一臉媚笑地蹲在自己面前,一對小白兔簡直躍躍欲出,看得李智一<br><br>柱擎天,之前一點點睡意也煙消雲散。<br><br><br><br>「雨停了,我們出去……」徐倩在李智耳邊呢喃一聲,便站起身,款款向外<br><br>走去。「這小騷貨,不穿高跟鞋也能扭的這麼風情萬種,一會兒肏得她叫爸爸!」<br><br>李智只感到一股欲火從腹中一下子竄了起來,趕忙鑽出睡袋,跟了出去。<br><br><br><br>門外的樹叢中,徐倩倚靠著一棵樹,對著李智輕輕擺手。精蟲上腦的李智已<br><br>經不顧一切地撲了上去,摟住纖腰對著小嘴兒就是一頓亂親。沒想到眼前的小白<br><br>羊竟然比他更急,玉手一下子便挑起他的內褲,靈蛇一般探入了他的褲襠,愛不<br><br>釋手地撫弄著硬挺的陰莖和睾丸。「快、快點,我要!」美人在懷,淫香入鼻,<br><br>再加上這樣一句呻吟,李智眼中已經只剩下眼前的豔女,三下五除二脫掉了自己<br><br>的衣服,然後飛快地解開徐倩的胸罩,將白色蕾絲小內褲褪到她的一隻腳踝,抱<br><br>起一條依然系著順滑絲襪的大腿,硬挺挺地紮向桃源深處。不同于以往,今天徐<br><br>倩似乎更加主動,而那銷魂的肉洞裡似乎也更加緊致,不過雙目通紅的李智已經<br><br>顧不得那些,也忘記了平日裡看黃片學來的什麼九淺一深,抱著大腿只顧每次插<br><br>到最深處。<br><br><br><br>身材嬌小的女子靠著樹幹,兩隻玉臂摟著男人的頭,不停扭動著自己堪堪一<br><br>握的纖腰,而一雙線條無比優美的被白色絲襪包裹的大腿緊緊地環繞住男人的身<br><br>體,似乎要讓男人的衝刺更加的深入。她那如水蜜桃般的豐臀也迎合男人的動作<br><br>而挺動著,雪白的臀縫間早已掛滿了晶亮的陰精與淫液。<br><br><br><br>「呼,呼,徐倩你這個小騷貨,下麵真緊!真緊!」李智如風箱般粗喘著,<br><br>握著女人的柳腰卻絲毫沒有放鬆,恨不得按到那白皙的嫩肉裡面,他的全身早已<br><br>大汗淋漓,像一隻野獸般挺動著腰身,粗長的陽具在女人的肉穴中如打樁機般進<br><br>出,「嘰,嘖」的水聲中帶出無數因為摩擦而變成泡沫狀的淫液。<br><br><br><br>「噢,噢,我的好老公,快點,再快點,用力,用力……」女人小嘴嬌喘著、<br><br>呻吟著,不同以往的矜持和害羞,拼命的迎合著男人的動作,胸前的雙丸不斷地<br><br>上下蕩漾,在李智眼前只看見一片雪白的波浪。<br><br><br><br>「快,快,好老公,好爸爸,給我,給我!」女子突然加快了扭動,雪白的<br><br>屁股瘋狂地在李碩腰上旋轉,原本輕輕環著他脖子的一雙玉臂也摟緊他的寬厚後<br><br>背,豔紅的指甲猛地變長,狠狠地在男子的背上紮了進去!<br><br><br><br>李智卻恍若未聞,抱緊鄰女子的絲襪大腿,依然在狠命地猛插,而他的後背<br><br>也沒有流出一絲血水,卻見十根紮入的指甲下,粉紅光芒一閃而入!<br><br><br><br>「啊,快了,快了!不行了,我要泄了,泄了!啊……」<br><br><br><br>「騷婊子,騷貨,婊子,啊,老,老子,吼……」<br><br><br><br>男人的身體猛然開始了抽搐,抽插的動作驟然停止,伏在了女人的身上,開<br><br>始了欲望的噴薄。他本已十幾秒就進入尾聲的噴射竟然沒有停歇,一股股火熱的<br><br>精液似乎永無止境般湧出他的身體,而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徐倩身體則好似變成<br><br>了一個具有無窮吸力的漩渦,將男人不斷噴出的精華盡數吸入!<br><br><br><br>「哦,哦……」男人的喉嚨中迸出嘶啞的聲音。他仍然在發射著,卻開始雙<br><br>眼泛白,兩腿發軟,原本是他抱著徐倩,現在已經快要跪倒,靠著徐倩雙手摟著<br><br>才沒有倒下。而原本有些瘦弱的徐倩此刻卻豔光四射,俏麗的面孔無比嫵媚,皮<br><br>膚如同剛剛做完spa一般閃耀著異樣誘人的光彩,披散的長髮在黑夜中似乎變<br><br>得更加黑亮。<br><br><br><br>徐倩猛地睜開雙眼,雙瞳中一道異彩刷過。鬆開雙手,把血紅的指甲從李智<br><br>背上拔出,本應存在的十個傷口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失去支撐的李智蜷<br><br>縮在地上,已經陷入昏迷,臉色蒼白,胯下的陰莖被從仙人洞放出來之後縮得只<br><br>有原來三分之二大小,兩顆小卵也只有鵪鶉蛋大小!<br><br><br><br>徐倩蹲下身,左手托起李智的頭,右手食指指甲再次伸長,豔紅的指甲是那<br><br>樣的邪魅,緩緩的紮入了李智的眉心。查看了李智的記憶和心智,徐倩像丟垃圾<br><br>一般隨手再次將李智丟在地上。<br><br><br><br>「哼,二十歲的小夥子,看來玩過幾個女人了,精氣有些雜。剛剛釣起我的<br><br>食欲!要不是看在你還有些用處的份上,早就讓你成我複生以後的第一個胯下鬼<br><br>了!」<br><br><br><br>近乎赤裸、只穿著白色絲襪的徐倩站在昏迷的李智旁邊,在夜色下顯得極其<br><br>妖媚,宛如吸精女王!<br><br><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