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大炎郡,林家府邸。<br><br><br><br>林瑯天閉目盤膝坐於一個蒲團之上,周身流轉著淡淡光華,周身天地元氣隨<br><br>著他的呼吸劇烈的波動著被他納入體內,煉化為元力。<br><br><br><br>強橫的氣勢驟然爆發,片刻後迅速收斂,林瑯天睜開了雙眼,感受了一下體<br><br>內洶湧流轉的元力,輕笑道:“終於突破了。”<br><br><br><br>“低級王朝出身,在這個年紀能夠突破到造形境,你的資質也算是上乘了。”<br><br>林瑯天的體內傳出一道聲音讚道。<br><br><br><br>“穆師,現在我已經突破了,那麼你當初答應我的那套功法,也應該傳授我<br><br>了吧。 ”林瑯天沈靜的對著體內那道聲音問道,語氣中隱隱有著幾分迫不及待。<br><br><br><br>穆師沈默片晌,方才低聲道:“這套功法雖然威力無窮,但是卻干係甚大,<br><br>當年我宗門因此覆滅,我也落得肉身隕滅,只殘留一道元神苟延殘喘這般下場。<br><br>你一旦修習這功法,就再不能回頭,有朝一日可能舉世皆敵。你,考慮清楚了麼? ”<br><br>林瑯天默然,目光中隱現掙紮,閃爍片刻後,終於不再猶豫。<br><br><br><br>“穆師,我決定了,要修習你口中的那套功法。”林瑯天低聲道,語氣中卻<br><br>有著抹不去的堅定:“我林瑯天不如那些超級宗派弟子那般得天獨厚,強者之路<br><br>磨難重重。既然有大機緣,我又怎麼能放過?縱然將來劫難臨身,我也絕不後悔。 ”<br><br><br><br>“好,既然你有這樣覺悟,那我就將本宗鎮宗絕學傳授於你,你且靜心凝神。”<br><br>穆師低喝道。<br><br><br><br>林瑯天心神一凜,隨即便發覺有大量的信息注入腦海中,當即便沈下心來靜<br><br>心梳理。<br><br><br><br>“《淫魔鑑》,乃我宗祖師借鑒異位面淫魔族所創,威力無窮,修到極致,<br><br>可堪比那淫魔族中王級存在那般強大,甚至若是機緣足夠,更能極盡昇華,超越<br><br>其上。其修煉之法有別於一般的元力修習之法,除了同尋常功法一般煉化天地元<br><br>氣之外,也需要不斷找尋修為強大的女子與之交合,藉此提升修為,也可以選擇<br><br>在其體內留下魔種,未來妙用無窮。功法大成之日,不僅能世間稱尊,難有抗手,<br><br>更能嚐遍世間絕色佳人,享盡無邊艷福。 ”<br><br><br><br>穆師低沈的聲音猶如魔咒一般在林瑯天靈臺響起,讓後者深深沈迷,沈浸在<br><br>《淫魔鑑》的修習之中,一時間靜室之中魔氣繚繞,隱隱幅散出一陣蠱惑人心的<br><br>異力。<br><br><br><br><br><br>三月後。<br><br><br><br>“瑯天,這段時間你也找了不少女子交合用以增長修為,你的《淫魔鑑》如<br><br>今已經初窺堂奧,現在是時候尋找一名女子作為鼎爐,助你真正穩固境界。 ”<br><br><br><br>“是,穆師。”林瑯天應道。此時的林瑯天與三月之前已經有了極大的改變,<br><br>原本清朗俊雅的氣質卻是多了一股詭異的邪魅意味,平和的眼神中時不時的閃過<br><br>一抹淫褻的光芒。<br><br><br><br>“這第一個鼎爐極為重要,不可隨意輕慢,必須是處女之身,資質上佳為好。<br><br>這幾日你需好好思量一番,切記,必須要認真挑選。 ”穆師言語中有著一抹凝重,<br><br>反複叮囑道。<br><br><br><br>***************<br><br><br><br>夜深,林氏宗府內,林瑯天隱藏在黑暗中,目光灼灼的透過女子閨房的紗簾,<br><br>注視著房中一道俏然而立的倩影。女子身著白色衣裙,容貌清麗動人,最讓得人<br><br>驚異的是,此女的雙眼竟生有一對重瞳,重瞳邊緣,藍光流溢,看上去極為的妖<br><br>異。<br><br><br><br>“就是你了,林可兒。”林瑯天望著那道美麗的身影,目光中閃爍著火熱的<br><br>光芒。<br><br><br><br>“穆師,這裡是我林家宗府,隱藏有諸多高手,這林可兒實力不弱,還得請<br><br>你出手將她擒下,以免驚動旁人。 ”林瑯天恭聲道。隨即,一道詭異的暗金光芒<br><br>穿入房內,下一刻,林可兒便無聲無息的軟倒在桌邊。見到穆師已然得手,林瑯<br><br>天趕忙竄入房中抱起林可兒香軟的嬌軀,藉著夜色的掩飾,回到了自己的住處。<br><br><br><br>用於靜修的密室內,林瑯天望著床上失去知覺的林可兒,目光遊離不定。昏<br><br>迷中的林可兒依舊不減平日里的清冷高雅,被白色衣裙包裹的玲瓏嬌軀顯得格外<br><br>誘人,飽滿的胸脯隨著呼吸陣陣起伏。<br><br><br><br>“十分鐘之內,她會甦醒過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穆師略有些嘶啞的聲<br><br>音從林瑯天體內傳來。<br><br><br><br>林瑯天略一點頭,目光掃過林可兒曼妙的嬌軀,手掌輕撫上了少女白皙清麗<br><br>的俏臉,順著修長的頸來到了那豐挺的酥胸處,隔著衣服捏了兩把之後,戀戀不<br><br>舍的滑到了她的腰間,解開了束在纖細腰間的絲帶,然後熟練的褪下林可兒的裙<br><br>衫。<br><br><br><br>包裹著嬌軀的白裙被褪去,林可兒白皙的胴體除了被粉色的褻衣褻褲包裹的<br><br>酥胸和下身之外,完全暴露在了林瑯天的眼前。雪白光潔的肌膚泛著誘人的光澤,<br><br>短小的褻衣勉強包裹著那對飽滿的酥胸勾勒出圓潤的弧線,平坦的小腹,修直的<br><br>雙腿,看的林瑯天目眩神迷。這段時間雖然他已經玩過不少的女人了,但是都不<br><br>過是些普通的女子罷了,又豈能比得上眼前的林可兒?<br><br><br><br>林可兒出身林氏宗族,身份高貴,資質出眾,一身修為在林氏宗族年輕一輩<br><br>中也是出類拔萃,在外人以及尋常林氏子弟的眼中無疑是高不可攀的貴女,但是<br><br>今天卻要在他林瑯天的身下欲死欲仙婉轉承歡。林瑯天淫笑著撕碎了林可兒身上<br><br>僅剩的遮擋物,撲向了床上一動不動的少女。<br><br><br><br>失去的意識漸漸回歸,林可兒“嚶嚀”一聲漸漸甦醒。感覺到周身一陣涼意,<br><br>林可兒睜開一雙妙目,吃驚的發現自己居然全身一絲不掛的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br><br>一個男人伏在自己身上,一雙可惡的手掌正在揉搓著那一對飽滿的酥乳。那賊子<br><br>的長相也頗為眼熟,居然便是林氏宗族內的第一天才——林瑯天。<br><br><br><br>“林瑯天,你幹什麼,快放開我,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林可兒清麗的<br><br>俏臉冰冷了下來,就欲出手對付這色膽包天的賊子,卻驚駭的發現體內一身元力<br><br>居然如同死水一般,絲毫也調動不起來。沒有了元力,她也就只不過是一個身體<br><br>稍好一些的普通女子罷了。<br><br><br><br>林瑯天不急不緩的扭動了一下身體,抬起頭淫笑道:“幹什麼?當然是要幹<br><br>你了。 ”望著林可兒一臉的驚駭和羞怒,林瑯天得意的笑道:“別白費力氣了,<br><br>你的一身元力都已經被我封印,現在,你就好好享受吧。 ”<br><br><br><br>“你——唔……唔……”林可兒柳眉一豎,正欲嬌斥,卻不防林瑯天一口堵<br><br>上了那嬌豔的芳唇,舌頭頂開細碎的銀牙糾纏住了嫩滑的香舌,也將她接下來的<br><br>話堵住了,只發出幾聲低沈的哼聲,纖手無力的捶打著男人寬闊的脊背。少女赤<br><br>裸的嬌軀此時已經全面失守,林瑯天的雙手遊走在光潔的嬌軀上,愛撫著林可兒<br><br>的敏感部位,一絲絲微弱的淫魔氣隨著他的動作緩緩釋放,沒入林可兒嬌嫩的肌<br><br>膚。<br><br><br><br>“哦,你,放開我,不然,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小嘴終於被鬆開,林可<br><br>兒嬌喘著斥道,俏挺的酥胸急促的上下起伏著,劃出道道勾人的雪白乳浪,俏臉<br><br>上漫上了一陣陣紅暈,冰冷的目光中卻隱隱有著點點的春意。<br><br><br><br>“放開你?我林瑯天看上的女人,又怎麼能放過。而且……”林瑯天淫笑著,<br><br>抬起手,上面分明有著一絲晶瑩的水跡。<br><br><br><br>“你的身體似乎也對我沒什麼抗拒麼,我只是隨便摸了兩把,就已經濕了呢,<br><br>嘖嘖。 ”<br><br><br><br>“你,你說謊,不可能,誰會,誰會喜歡這種事。”望著林瑯天手掌上的濕<br><br>痕,林可兒如遭雷擊,緊緊夾著有些發軟的雙腿尖叫道。<br><br><br><br>“是不是這樣子,馬上就知道了,看你一會還能不能繼續嘴硬下去。”林瑯<br><br>天冷笑著,在林可兒的尖叫聲中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將她的身體牢牢固定住,<br><br>分開少女的雙腿,露出中間漆黑的森林地帶,那裡已經因為剛才的調情有了一些<br><br>濕意。對著林可兒一聲獰笑,林瑯天一口吻上了少女最私密的地方,淫魔氣繼續<br><br>注入林可兒的敏感之處,挑逗起身下女子漸漸湧動的春情。<br><br><br><br>在林瑯天熟練地挑逗和淫魔氣的雙重侵蝕下,林可兒憤怒的喝罵聲很快就低<br><br>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陣陣急促的喘息聲,玉手緊緊抓著床單,艱難的抗拒著下<br><br>身處傳來的陣陣陌生的快感。被強迫分開的雙腿早就已經不再嘗試著合攏,反而<br><br>張得更開,下身不自覺的微微抬起,以方便林瑯天的動作,黑色森林中早已濕透<br><br>了,淫水不住的向外湧出,將床單沾濕了一片。<br><br><br><br>“嘖嘖,真是敏感的身體啊,我還沒真正開始乾你就已經濕成這樣了。別人<br><br>都說林可兒清冷高貴,沒想到也只是一個淫蕩的悶騷女人而已,我隨便摸了你兩<br><br>把,舔了你幾下就流出這麼多的水兒了,嘿嘿。 ”林瑯天當然知道林可兒之所以<br><br>如此不堪,並非她本意,主要是因為淫魔氣的催情作用,也不說破,只是故作不<br><br>屑的羞辱道。<br><br><br><br>“你……唔……你無恥……嗯……快……放開我……”林可兒紅著俏臉,咬<br><br>牙道,她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隨著身體快感的積累,一股陌生的狂潮<br><br>即將到來,林可兒雖然不懂男女之事,卻也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不由有些恐懼,<br><br>卻隱隱也有著一分她自己都沒有發覺的期待。<br><br><br><br>“還在嘴硬麼?乖乖的給我洩出來吧。”林瑯天淫笑著,撚住那最敏感的突<br><br>起之處,用力摩擦著,淫魔氣猛的催動起來。突如其來的強烈的刺激瞬間引爆了<br><br>先前的積累,林可兒立刻被推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極樂。<br><br><br><br>前所未有的強烈狂潮摧毀了林可兒微弱的反抗,高聲尖叫著在嬌軀激烈的顫<br><br>抖中洩了出來,雙腿死死夾著林瑯天的頭部,雙手用力揉搓著那一對嬌挺的酥胸,<br><br>發洩著前所未有的極樂快感。<br><br><br><br>當少女的弓起的嬌軀恢復柔軟,林瑯天將肉莖抵在林可兒的小穴處,摩擦了<br><br>幾下之後,猛的插了進去,在突破了一層微弱的阻擋後,深深進入了少女純潔的<br><br>身體。<br><br><br><br>“林可兒,你的處女身體,我林瑯天收下了。”嫣紅的血跡染紅了床單,撕<br><br>裂般的疼痛讓林可兒秀眉蹙起,一雙妖異的眸子緊閉,有淚水順著眼角緩緩流下。<br><br>悲劇已經發生,一切都不能再重演了。<br><br><br><br>林可兒的表情被林瑯天盡收入眼底,不但沒有一絲的愧疚,反而得意的縱情<br><br>大笑起來,抓著少女的雙腿,腰跨用力的挺動起來,肉莖撐開甬道內層層疊疊的<br><br>肉壁,一次次深深進入林可兒的體內,開發著少女純潔的身體。<br><br><br><br>林可兒隨著林瑯天的抽送嬌聲呻吟著,雙腿已經無意識的盤在男人的腰間,<br><br>與男人腰腹的摩擦之中泛出一片粉紅的痕跡,俏挺的淑乳即便在平躺的時候也依<br><br>然高高挺立著,在林瑯天的愛撫下不斷變換著形狀,嫣紅的乳尖已經挺立起來,<br><br>在男人的掌心摩擦著,俏臉上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清冷,明亮的藍眸春水蕩漾,嬌<br><br>甜的呻吟從紅潤的小嘴中聲聲傳出。<br><br><br><br>“怎麼樣,我幹的你舒服嗎,嗯,可兒?”林瑯天用力抽送著少女純潔的處<br><br>女小穴,淫笑著道。<br><br><br><br>“嗯……舒服……哦……你這賊子……我……看錯你了……呃……”林可兒<br><br>被幹的聲聲嬌喘著,肉莖摩擦著柔軟的媚肉,帶來麻酥酥的快感從下身傳來,熊<br><br>熊燃燒的情火讓林可兒幾乎連話都說不完整,斷斷續續的嬌斥聽起來卻是如此的<br><br>嬌媚,反倒像是在打情罵俏一般。<br><br><br><br>“嘖嘖,原來可兒不喜歡這樣啊,那好吧。”林瑯天故作遺憾的嘆息一聲,<br><br>停止了下身的挺送,在林可兒春水蕩漾的目光中,緩緩將濕淋淋的肉莖從小穴中<br><br>抽了出來。<br><br><br><br>“嗯,你,你做什麼?”肉莖離開了身體,那種可怕卻又讓人歡喜的快感也<br><br>隨之消失了,林可兒在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卻又感覺到一股難以言語的空虛之感<br><br>從下身傳來。失去了男人肉莖的充實,小穴里傳來陣陣難耐的飢渴之感。男人的<br><br>雙手好像有魔力一樣,被撫摸過的地方好似有種奇怪的東西進入身體裡,林瑯天<br><br>的雙手又時刻不離她的酥胸、翹臀、大腿內側這些敏感部位,更加助長了小穴裡<br><br>那種難以名狀的空虛和莫名的渴望,讓林可兒羞憤欲死,卻又無能為力。猶豫了<br><br>片刻,林可兒妖異的藍眸凝視著林瑯天,水汪汪的明眸中有著渴望與哀求。<br><br><br><br>林可兒表情的變化被林瑯天盡收眼底,嘴角掠過一絲得意的淫褻笑容,故意<br><br>對林可兒的目光視而不見,身體卻依舊壓在林可兒柔軟的嬌軀上,硬挺的肉莖抵<br><br>著少女濕淋淋的小穴,緩慢的摩擦著嬌嫩的唇瓣和敏感的突起部位。<br><br><br><br>在淫魔氣的熏染侵蝕下,下身傳來的快感讓林可兒難耐的低聲呻吟起來,芳<br><br>心一陣委屈。這佔有了自己身體的男人不僅對她目光中的意思故作不知,還不斷<br><br>在她的身子上作怪。<br><br><br><br>“難道,真的要求他來……好羞人的。”少女的矜持讓林可兒羞於啟齒,但<br><br>是心中的抗拒終究抵不過身體的快感。<br><br><br><br>“我,我要……”林可兒羞怯的開口求道。<br><br><br><br>“哦,什麼,你要什麼?”林瑯天淫笑著說道。<br><br><br><br>“我……我……哦……”林可兒俏臉通紅,貝齒緊咬著紅唇,卻一直說不出<br><br>那個字眼來,卻不防林瑯天將肉莖淺淺的插入了一小截,龜頭摩擦著小穴裡敏感<br><br>的媚肉,手指揉著那小小的敏感突起部位,頓時嬌甜的呻吟聲衝口而出。<br><br><br><br>“到底要什麼呢,嗯?你不說,我可是不知道的啊?”林瑯天一邊兒舔弄著<br><br>少女充血挺立的乳首,一邊兒輕佻地逼迫著正被快感和情慾侵蝕的林可兒最後的<br><br>底線,他知道,她快要堅持不住了。<br><br><br><br>“嗯……啊……求求你……別在逼我了……我……我要你……干我……啊…<br><br>…”林可兒終究抵受不住身體上傳來的快感,軟弱的哀求著說出了林瑯天最想聽<br><br>到的話。男人淫笑著在紅嫩的乳尖上咬了一口,將林可兒的雙腿向前抬起直到將<br><br>那一對豐滿的酥胸擠壓成扁圓的肉團,少女挺翹的美臀被高高抬起,露出了已經<br><br>濕淋淋的小穴,肉莖重重的插入了空虛的少女甬道,快速而猛烈的抽送起來,傳<br><br>來激烈的“啪啪”聲。<br><br><br><br>“哦……好舒服……可兒……好快樂……啊……又要到了……啊……”被禁<br><br>制了那麼久,飽受侵蝕的身體早已經很想要了,空虛的小穴突然被火熱的肉莖完<br><br>全填滿,男人猛烈的衝刺帶來的充實快感讓林可兒忘情的高聲浪叫起來,被壓迫<br><br>的胸口傳來陣陣的氣悶感覺反而讓那酥麻的快感更加的激烈,被淫魔氣侵蝕的身<br><br>體是如此的渴望男人的侵犯,在林瑯天猛烈的抽送下很快被再一次逼上了高潮的<br><br>巔峰,緊緻的小穴緊緊纏繞著深深侵入的肉莖,柔軟的花心熱烈的吸吮著肉莖猙<br><br>獰的頭部。<br><br><br><br>“嘶,小穴夾得好爽,純女的元陰果然是大補啊”林瑯天淫笑著享受著少女<br><br>小穴的服務,一面運轉體內的元力煉化著林可兒體內傳來的異種能量,感應到體<br><br>內的元力開始緩慢的增長起來。當身下的少女從極樂中解脫出來時,依然沒有發<br><br>洩過的肉莖再一次開始快速的抽送。<br><br><br><br>……<br><br><br><br>“哦……哦……好癢……嗯……不行了……再這樣激烈……要……壞掉了…<br><br>…啊……”少女嬌柔的呻吟聲在密室中響起,豐滿玲瓏的胴體此時被擺成跪趴的<br><br>姿勢,圓潤挺翹的美臀翹起,承受著身後男人的侵犯,清麗的俏臉無力的抵在床<br><br>上。精壯赤裸的男人抓著曲線優美的小腰身,肉莖一下下進出著少女的身體,腰<br><br>腹撞擊在渾圓雪白的翹臀上發出陣陣“啪啪”聲,撞得雪白的肌膚上已經出現了<br><br>一片迷人的粉紅。<br><br><br><br>“這麼快就要不行了麼,可兒,我可還沒有射過呢,今天我可要幹你一晚上<br><br>呢。 ”林瑯天淫笑著,一邊兒用力抽送著,一邊兒淫邪的說道。<br><br><br><br>“啊哦……饒了我吧……放過可兒……可兒……都聽你的……哦……”連續<br><br>的滅頂高潮下林可兒已經有些不清醒了,扭動著嬌美的胴體,含糊的求饒著。<br><br><br><br>“呵呵,既然可兒這麼聽話,那就再丟一次吧……”林瑯天淫笑著突然疾風<br><br>驟雨一般的猛烈進攻了起來,幹得林可兒淒婉柔媚的嬌聲呻吟著,快要到達極限<br><br>的她很快就在猛烈的衝擊之下又一次洩了身子。激烈的高潮彷彿耗盡了她最後的<br><br>體力,讓她的神智都迷糊了。<br><br><br><br>“就是現在。”林瑯天強忍著噴薄而出的快感,肉莖深深的抵在林可兒的甬<br><br>道深處,運轉著元力,將體內的本源魔種分出一絲,匯合體內的元力凝聚到肉莖<br><br>處,然後將白稠的精液射入了少女純潔的子宮內,一絲絲微不可見黑色光芒也隨<br><br>著男人的精液一起進入了林可兒的體內,然後開始蔓延。<br><br><br><br>“不許反抗,接受它,不然……”已經疲倦的快要昏睡過去的林可兒恍惚間<br><br>聽到了陣陣猶如夢囈一般的聲音,那聲音熟悉而又陌生,但是卻讓她一陣懼怕,<br><br>下意識的不敢反抗,默默的任由那一絲奇怪的能量從小腹處遊遍全身,然後消失<br><br>不見。<br><br><br><br>“成功了。”林瑯天興奮之極,感應到一股強大的能量從他和林可兒身體的<br><br>交接處傳來,當下也不作他想,保持著這個淫靡的姿勢就開始修煉。林瑯天體內<br><br>的那道元神——穆師感應著這一幕,金色的元神之體上光芒閃爍。<br><br><br><br>時間不長,林瑯天就從修煉狀態中脫離了出來,感應到體內的元力已經有了<br><br>極大的增長,修習《淫魔鑑》所凝練的本源魔種也已徹底穩固,當下得意的大笑<br><br>起來。<br><br><br><br>“哈哈,這魔種之法果然神奇,一下就讓我的修為突飛猛進,太好了,哈哈<br><br>哈……”<br><br><br><br>“魔種,以你現在造形境的實力,僅能分出一道,只有當你突破到下一個境<br><br>界造氣境的時候,方才能夠繼續分離,所以,你選擇的時候務必要慎重。現在魔<br><br>種已經種下,這女人在潛意識裡已經對你有了一定的好感,也很難抗拒你的要求<br><br>了,接下來,你想怎麼做都可以了,而且這個女人的實力越強,你的修為也增長<br><br>的越快。 ”穆師在林瑯天的體內幽幽道。<br><br><br><br>林瑯天低頭看著被他剛才的大笑驚擾了熟睡,正在迷糊的扭動著嬌軀的林可<br><br>兒,目光中閃爍著,肉莖緩慢的抽送了起來。<br><br><br><br>“哦……好舒服……嗯……”林可兒甜美的呻吟著,背後男人的氣息讓她有<br><br>種莫名的依賴和信任。<br><br><br><br>抽送了片刻,林瑯天離開了溫暖緊窄的少女甬道來到林可兒的面前,望著那<br><br>泛著紅暈的清麗俏臉,跪坐著將肉莖挺到林可兒面前,只差一分就能觸碰到她粉<br><br>潤的紅唇。<br><br><br><br>看著面前這強行奪取了自己處子之身的男人,林可兒心中異常複雜,原本刻<br><br>骨銘心的仇恨突然莫名其妙的被沖淡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br><br>依賴和臣服之感,彷彿面前的男人是他的主宰一般,這種感覺讓她異常的矛盾。<br><br>那撕裂了自己少女純潔的醜陋東西就在她的面前,還噁心的抵在她的唇邊,讓她<br><br>有種想要一口咬斷的衝動,但是方才那令她欲仙欲死的快感卻在心頭繚繞不去,<br><br>讓她的俏臉上紅暈更甚,不知是忿怒還是嬌羞。<br><br><br><br>猶豫了片刻,林可兒還是伸出粉嫩的香舌,試探著在紫紅的龜頭上舔了一下,<br><br>張開小嘴,將猙獰的龜頭慢慢含了進去,在林瑯天的指點下,生澀的吸吮起來。<br><br><br><br>“來吧,再來一次。”在林可兒青澀卻又動力十足的口交之下林瑯天很快就<br><br>再次射了出來。迫著林可兒將精液艱難的吞下之後,林瑯天淫笑著凝視著少女含<br><br>春的粉面,分開她修長的美臀,在林可兒的驚呼中,肉莖再次插入了緊窄濕潤的<br><br>小穴,再度抽送起來。<br><br><br><br>“嗯……哦……好舒服……可兒……好想要……啊……”林可兒甜美卻又魅<br><br>惑十足的清甜呻吟再次響起,被封閉的牆壁隔離著,讓林瑯天雙目一片火熱,肉<br><br>莖抽送的更加激烈……<br>